少淵

灣家人,內文繁體Only請見諒
刀劍亂舞 - 全員向、小狐三日創作中
YGO入坑中

[傘修] 生日大冒險

圖梗來源


傘修無差,順序會這樣打純粹只是因為覺得這樣念起來比較順

獻給永遠的葉神,和他家的蘇大神

感謝小夥伴完善了這個梗的發展

大學paro,生日小甜餅


祝葉神529生日快樂!


-----


  大學是多少人青春時代最美好的夢,剛從高中的牢籠掙脫出來,天空格外藍、花草特別香,所有的冒險都是新鮮的,一切的未來都值得去嘗試。沒有社會上的利益糾葛,少了職場上的勾心鬥角,可以打打鬧鬧成一團,親親熱熱地起鬨嘻笑,將笑聲填滿了所有的記憶。

  年少輕狂是他們的權利,在榮耀大學裡的這群年輕人也不例外。葉修的生日要到了,他的損友們當然不會放過這...

死神是英國狐!哈哈哈沒想到吧!我也沒想到(

對自己的廚藝擁有迷之自信的死神,和根本不買他帳的惡魔,至少他還是很誠實的,有問必答(。

小夥伴說,當年他單槍匹狐游過英吉利海峽,就是抱著用廚藝征服整個歐洲的志向。

很好,這下連他為什麼會當死神的理由都出來了,多完美的天賦啊!(不


爺:這個宮殿你哪裡都可以去,除了……

狐:地下室?

爺:不,廚房。



下次有機會再來繼續賣他的其他設定

[小狐三日] The Infernal Waltz #10

前文請走:#1#2#3#4#5#6#7#8#9


  這次的戰爭比上回還要慘烈,更先進的武器、更發達的科技,讓生命成了微不足道的數字。雖然不知三日月宗近前陣子都在忙什麼,小狐丸也心知肚明惡魔肯定在人間做了手腳,甚至是推波助瀾形成了如此局面。三日月是玩夠了又回到百無聊賴的模樣,但他們要面對的可是更嚴峻的考驗,這次小狐丸不再客氣,直接抓了惡魔當壯丁,理由是這樣我才有空閒時間可以陪您。

  惡魔當下就被說服了。

  三日月宗近第一次近距離見識到死神如何工作,在黑袍籠罩下的高大死神威嚴赫赫,壓迫性的氣勢張揚開來,統宰了當下這個時空所有生機的流動。只有他們能看到的無數彩色圓珠在死...

[小狐三日] The Infernal Waltz #9

歡慶司法院大法官通過釋字第748條解釋,故提前發布。釋字748說明了同性婚姻為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之一,民法婚姻章所有關於或限定「一男一女」的條文均屬違憲,需要兩年內修改,若否,同性情侶仍可至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。

這個世界雖然時常有絕望,但仍一直在進步。


前文請走#1#2#3#4#5#6#7#8


一個成功的惡魔背後總有(?)個過勞死的死神


-----


  槍聲拉開了戰爭的序幕,後世公認是塞拉耶佛事件引爆了各國間一觸即發的導火線,無論是國家也好、民族也罷,怒斥或哭叫都無法阻擋野心侵略的履帶。累積了數十年的衝突迅速延燒成戰火,除了盲從且措手不及的百姓,只有投...

[小狐三日] 狐狸山上有隻大白狐

童話向小短篇,獸化設定

感謝小夥伴傾情提供梗和設定

真的是小狐三日,相信我(。

-----


  作為狐狸山上的一份子,小狐丸從很小的時候就聽過這個禁忌:不可跟貓國打交道、不能跟貓交朋友。

  為什麼?還有,貓國在哪裡啊?

  小小的白狐雖然不懂,但他看到長輩們諱莫如深的樣子,還是乖乖閉起了嘴沒有多問,反正沒有貓,他還是可以跟兄弟姊妹玩,和小鳥跟黑熊一起惡作劇。

  直到他長大後的某一天,那夜雷雨交加,連狐狸山的結界都被劈得搖搖欲墜,聽說是深山裡的那個老祖宗的仇人找上門來了。

  大家都趕緊躲回自己的巢穴,而小狐丸在回家路上卻發現了一隻渾身濕透瑟瑟發抖的小黑貓,情急之下的他沒...

[小狐三日] The Infernal Waltz #8

前文請走#1#2#3#4#5#6#7


  「我好像聽到有人聲嘶力竭地吶喊著愛我。」

  「……您可以專心一點嗎?」



  「您將右手扶在我的肩後……對,就是肩胛骨的位置。首先左腳往前跨一步……很好,右腳滑個半圓,大約與肩同寬,停在和左腳平行的位置……對,接著左腳併攏。然後反著來做一次……右腳後退……左腳滑半圓……併攏。很好,就是這樣!您已經學會了!」在打磨得發亮的舞池中央,沒有任何音樂陪伴,兩個人影親密地靠在一起,有些笨拙地緩慢移動著。

  三日月宗近忽然想學社交舞,於是小狐丸苦惱地左思右想,最後挑了個當下流行的基本舞步教他。然而就算借給小狐丸十個膽,他也不...

[小狐三日] 寶藏

給小夥伴 @桐下问松子 的生日賀文,讓我們一起奔跑在被某老人家80的大道上吧(

花丸設定,毫無意義小甜餅


-----


  本丸裡有棵萬葉櫻,三日月宗近有個小狐丸。

  你說這有什麼關係?讓我慢慢說給你聽。


  眾所周知小狐丸有把審神者所送的木梳,那代表了審神者對他的愛重,他對此視如珍寶,閒暇時總會拿著它梳理毛髮,將那頭長髮保養得光鮮亮麗,成為本丸裡最明亮的風景……扯遠了,其實他還有另一個更實際的理由。


  秋田藤四郎已經目不轉睛看小狐丸梳頭一個早上了,小狐丸優雅且細心地從髮尾開始,一綹綹地梳開那細軟蓬鬆的長髮,越是纖細的長毛越容易打結,若想時刻保...

[傘修無差][段子] 百合花

小甜餅

梗來自於小夥伴分享的這篇WB


轉生操作

(反正不會寫成文所以隨便撇撇

----------

  葉修在蘇沐秋的勒令下戒菸了。

  「臭老頭我警告你啊,我可還想跟你活久一點,你給我把菸戒了。」

  這個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臭小子,一開始在老隊伍嘉世的預備隊裡發光發熱,但還沒正式簽約,就聽到哪個小道消息,說當年的嘉世大神葉秋,不,現在是葉修了,在興欣當教練,他就二話不說跳槽了。

  「你真夠狠的,留下個37場的紀錄給我破啊?」

  這個鋒芒畢露的少年,雖然對外看起來溫和善良,但在全隊伍都要畢恭畢敬的葉大神面前簡直就是沒大沒小,老是說些旁人聽起來異想天開的話。

  ...

[小狐三日] The Infernal Waltz #7

前文請走#1#2#3#4#5#6


#7


有一種水土不服,叫做你的保母覺得你水土不服


-----


  「您聽說過浮士德嗎?」

  「我應該認識他嗎?」

  「不,他只是個……很有趣的人物,有個德意志的文學家為他杜撰了篇,與惡魔進行交易的故事。」

  「你想告訴我什麼?」

  「您要不要觀摩一下,別的惡魔都是怎麼與人類接觸的?」



  三日月宗近與小狐丸的第一次會面並不愉快,競爭、急迫、針鋒相對,但後來小狐丸就會知道,惡魔意外地喜歡重現當時的氛圍,將之稱為獨屬於他們兩人的情趣。

  這份榮幸真是令他承受不起。

  這個外來的惡魔明顯不懂此...